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念情书◎優しい時間

时间不是提醒我们失去,而是提醒我们获得。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文字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媒体如需采用或邀稿,请留言或联系本人。谢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

网易考拉推荐

【爱故事】爱如夏花(最终话)  

2009-05-28 21:11:33|  分类: 私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故事】爱如夏花(最终话) - kivo - 念情书

 

接下来的日子寂寞而又忙碌。许展言将她介绍到一家由中国人开的小公司里,同时,他替她报名英文学习班。

「在美国,不会英文会吃很大的亏。」当她因为承受了他太多的好想拒绝时,他很认真地对她说,「如果你会英文,下次再碰到以前的那些事情,你就可以用英文向警察求救了。」

说完,他眯着笑眼,像个小孩子一样地说:「如果哪天我控制不住自己,意图对你不轨,你就可以用英文去告我,我绝对不会怪你的。」

看着他明朗的笑脸,她低下了头,尽量不去看他的眼睛。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冰封的心渐渐被他的温暖所融化,女人的温柔再次因为男人的呵护而悄然滋长。

这个优秀的、善良的男人对她的体贴和好,让她的心蠢蠢欲动。但是,他却似乎对她没有任何感觉,每次只是点到为止。这让她很疑惑,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如果是爱,为什么看不到他进一步的举动?如果不是爱,他又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的女人施加这么多的好?

她的心很乱,心中有个声音大声地喊,今天,一定要向他问个明白。

「在想什么?难道已经在开始计画怎么用英文控告我了吗?」

他的话打断她的思想。她抬起头,看到他修得很干净整齐的指甲。这样的好男人总是让人无法拒绝。

「我……」她欲言又止。

他带着期待的表情等着她的问题。

她深吸一口气。「我想知道,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

「好朋友啊。」他想也不想地回答。

「只是好朋友吗?这是不是你最后的答案?」

「你怎么了?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你不要管,只要回答我就好。」

看着她眼角的坚毅,他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他沉默地点起一根烟,烟雾缭绕中,她觉得坐在对面的他眼神有些动荡、恍惚。

「嗯。」他应了一声,声音和烟雾一样轻。

「我明白了。」

她转身就走。他叫住她。

「补习班是下礼拜一开始,地点在……」

「我不去。」

「为什么?」

她看着他,嘴巴紧紧闭着。他以为她没听见,再问了一句。

「因为我不想欠你太多。」

他笑了。「你不用这么想,这是我愿意的。」

「可我不愿意。我不想接受这样没有理由的好,因为我不知道将来要怎么还你。」

「你不用还。」他的声音变得很低沉,她知道,他被她逼着面对一些事情。

她摇了摇头,平静地说:「我不是那样的人。」

他不再说话,只是用力地吸烟。烟头的星火一明一暗,仿佛她急促起伏的心。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他被她的沉默逼到死角,脸上没有平常的优雅。

她仍不回答。现在,谁先说出口,注定谁被动。他终于投降,走到她身边,眼睛灼灼地看着她。然后,像说服自己一般,他缓缓地说:

「我已经结婚了。」

她的眼泪忍不住地滑落,没有理由的。她听到自己心中好不容易才筑起的那条通往爱情的桥崩塌的轰隆声,仿佛世界末日的惊雷。

她仰起蓄满眼泪的眼,复杂地看着他。她咬着嘴唇,准备做最后一次努力。

猛地,她把唇送上,迎向颤抖的灵魂。他像没有退路的将军,骄傲地迎接着她的攻击,不再做反抗。

在吻的缝隙间,他呻吟。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值得你为我流眼泪。」

「我不在乎。」她的眼泪汩汩地流出,润湿了他紧贴着她的脸庞。

他突然猛地把她推开,在她的手游进他的衣服中时。

绝望瞬间侵城掠地攻破她最后一道防线。

 

「他说,我们必须到这里停住了。任由欲望支配灵魂,最后得到的,将是毁灭。」月涵姐说。

「他应该是爱你的,为什么又推开你?」我表情复杂地看着她。我无法理解许展言的行为,如果换成我,面对喜欢的女人,怎么还能坐怀不乱。

「所以说,你还是小孩子嘛。」月涵姐微笑着说,「你们年轻人,面对爱的时候,总是可以奋不顾身往前冲。明知可能会受伤,还是无怨无悔地去爱。但是,我和他已经不是年轻人了。而且,他很爱她的妻子。」

「他爱她的妻子?我真被你们搞胡涂了。既然他爱他的妻子,为什么又要来爱你?或者说,他其实根本没爱你?」

「不,他爱我。」月涵姐确凿地说,「正因为他爱我,所以,他才不来爱我!」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才不来爱你!」他对着袒露着上身的她说。

当他推开她后,她决定奋力一搏。解开上衣的扣子,她赤裸着上身,准备用身体来挽留这个男人。

这些日子的相处,让她深深地喜欢上这个善良忠厚的男人。现在的她,已经很累很疲倦了,她只想有一个臂膀,可以让她在孤独的夜里依靠。

舍了一切的尊严,她都要去爱他。

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可是,他却说了那句让她流眼泪的话。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才不来爱你!」

他柔和的手指温柔地替她拉上衣服,她不反抗,乖巧地像个孩子。

「你爱我吗?」她问。

他点了点头,不再否认。

「你什么时候可以来爱我?」她带着一丝企求问。

「我不知道。」他转开头,不看她,「或者,我不应该承认我爱你,这样对你不好。」

「可是,你还是承认了。你应该知道,这句承认对我很重要,就像我现在等着你告诉我什么时候你可以爱我一样重要。」

他好不容易恢复的沉稳又被她逼得走投无路,他眼神慌乱。

「你不应该把时间花在我这个不值得你爱的人身上。我不是一个好男人,你应该去找一个……」

「我遇到的坏男人还不够多吗?」她打断他的话,反问。

「可是,我给不了你幸福。」她第一次看到他这样沮丧的表情。「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不该遇到你。」

「可是,我们还是遇到了。」

「这样的遇见,到底是对还是错?」他烦躁地又点燃一根烟。

看着他如此为难,她突然有些明白他说的那句「不来爱你」的意思了。爱上一个人,或许可以没有理由。但开始去爱一个人,或者不爱一个人,却可以通过克制,避免一些事情发生。

「我懂了。」她扣好扣子,擦干眼泪,露出微笑。

「你真的懂了吗?」

她点头。

「如果我现在逼着你要一个承诺,要到的也只是一个不真实的、暂时满足自己的幻想。你是一个好男人,所以你不给我幻想,你给我真实。」

「现在你还认为我是一个好男人?」他苦涩地微笑。

「是。因为你不随便给,所以你让一切都变得珍贵。」

「谢谢。」他的声音带着清晨的露水般清新的湿气,「我知道你一定会懂的,当初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我们之间会有纠缠不断的故事,但是,却是很温暖的故事。」

 

「现在你懂了吗?」月涵姐认真地看着我,「小洋,因为他这样认真地爱我,所以我也学着同样认真地爱他。这样认真的爱,让我不能再去随便爱别人了。」

「可是,这样的爱情让你得到什么?」

「或许我得不到肉体的温暖,但是我却得到心灵上的安慰。经过了那么多事情,我终于明白,在爱情里,最重要的,其实是遇到一个懂得的人。」月涵姐看着我,「小洋,现在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不能接受你的感情了吧。我已经遇到了一个懂得的人,那种唯一的心情,让我的心无法再接受别人了。」

我呼出一口气,虽然心中有着怅然的失落,但却露出调皮的表情。

「这样的解释我勉强可以接受啦。至少总比你直接对我说,『你不够帅,所以我不爱你』更能让我接受。」

「哪会,你这么帅的小伙子,是我高攀不上才对。」月涵姐开心地笑了。

「我不介意你高攀喔。」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

「呵呵,呵呵。」月涵姐只是笑。

「我可是说真的喔。」我再加强了一下语气。事实上,这真的是我的心声。

我还是喜欢她。

「我们遇见的时间不对。」月涵姐这么说。

但是,真的是遇见的时间不对吗?我看着坐在咖啡馆靠窗的位子上,被午后的阳光洒了一身的月涵姐的笑颜,我知道,我和她之间不能相爱,绝对不是因为遇见的时间不对,而是她有了一场如夏花般灿烂的爱情。

那段爱情那么娇艳,那么华美,以至抚平了从前心中因为爱情受过的伤。她在他的爱里新生,也在他的爱里学会了怎么再去爱。

可是,她却不知道,我也在她的故事中学习到怎么去爱。所以,明知不可为,我却依然这么说:

「我可以等你。等到我们遇见的时间正确了,我再来爱你。」

「小洋……」她试图说服我,但还是没说话,因为我明白,她也懂得了我现在的心情。

爱一个人是不由自主的。但是,有的东西却可以等待。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合适的女孩,记得告诉我。」她说。

我点了点头,一种了然的默契像低飞的天使,在我们身旁鼓振着翅膀。

我突然发现,爱情竟然可以以这样的方式存在,不用太多的承诺,只是单纯地爱!

就像夏天烈日下盛开的一朵鲜红的花,自开自灭,与他人无涉,美丽只赋予懂得的人!

虽然我不知道,未来我能不能和月涵姐真正地在一起,但是,我确信,这一刻,我开始恋爱了!

像一朵盛开的夏花般,为一个懂得的人绽放出最美的红色!

 

——The End——

 

图◎某日的碧海蓝天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