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念情书◎優しい時間

时间不是提醒我们失去,而是提醒我们获得。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文字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媒体如需采用或邀稿,请留言或联系本人。谢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

网易考拉推荐

【爱故事】爱如夏花②  

2009-05-21 22:22:25|  分类: 私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故事】爱如夏花② - kivo - 念情书

 

月涵到美国那一年,才二十四岁。那时的她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会的英文仅仅只有Hello」、「Good-bye」之类简单的生活用语。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却义无反顾地来到美国,只为了来找比她早一年出国,先来纽约念书的男朋友孙凯同。

那一天她拖着大包小包刚下飞机,凯同就出现在她面前。和她的兴奋相比,他显得有些低落。他带着她回到租赁的那套小房子。房子是他和另外几个留学生合租的,每人分租一间。他们那间恰好背光,呆在房子里,几乎没有白天黑夜的区别。房子下面的地下室里隐藏了一个地下非法加工工厂,每到晚上就响起隆隆的机器声。他们睡在床上,总感觉像有人拿着小锤子不停地敲击着耳膜。白天起床之后,脑袋里还是轰轰的让人发昏。

她很心疼凯同住在这样的地方,但是,她也知道,为了让凯同出来留学,孙家已经付出很大的代价。凯同除了上学之外,还要打工赚钱。天还没亮,他就要骑着那辆又老又旧的脚踏车去送牛奶送报纸。晚上放了学,他要去一家中国人开的餐厅做招待。他们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每天她还没起床他就出门了,而当他晚上回家之后,常常倒头就睡,连最简单的交谈都没有。

原本以为,来到美国应该会让将来充满了希望,但是想不到,现实竟是如此残酷艰难。就像她永远也想不到,她一直以为两人坚定的爱情,也会有毁灭的一天。

她永远记得那个下着大雨的夜晚。

那天,凯同回来的特别晚,好象喝了很多酒。他扳着她的肩,一双布满血丝的眼哀求地看着她,像个无助的小孩。

「月涵,你爱我吗?」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本能地点头。看见她点头,凯同继续问:

「你愿意为我做一些事情吗?」

看着一直相恋的男人这么痛苦,她无法再思考接下去的事情。她安慰地握住他的手,柔声地说:「我愿意。你希望我帮你做什么?」

凯同把手抽了出来,转过身,自言自语。「我今天和老黄、阿康他们一起去喝酒。我们说了很多,包括将来。月涵,大家都觉得,能出来一趟很不容易,在这里吃了这么多的苦,如果最后还是要回去,面对不知道是怎样的将来,那么,这一切的苦不都白吃了?所以,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可以留在美国。」

「嗯,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回去。」她的眼角闪过一丝悲痛,「可是,我听说要在美国定居,并不是很容易……」

「我知道。老黄和我说了,对于一般人来说,要取得美国的绿卡,就像当着警察的面闯红灯一样难。可是,如果动点脑筋,一切就不一样了。」

「你有什么办法?」

「按照美国的规定,只要你嫁个有身份的老外,过段时间,你就可以拿到绿卡。」

听到这句话从凯同的口中说出,她呆住了。她像被人重重地敲了一击,所有的力气和思想都离开了身体。

「你在开玩笑吧。要拿绿卡的人是你,怎么扯到我身上了?再说,我嫁了老外,拿到绿卡的人是我,不是你啊。」

「月涵,你听我说。你先去和外国人结婚,等你拿到绿卡,你再和他离婚。然后,我们结婚,这样我就可以拿到绿卡了。」

「凯同,你一定是在开玩笑。还记得吗,以前你曾经说过,你会爱我,会照顾我一辈子,不会让我受伤。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是不是……」她捂起脸,号啕大哭,「这不好笑啊!告诉我,这只是你随口说说的,你是爱我的。凯同,告诉我啊……」

 

月涵姐没有等到孙凯同的否认,相反地,他说,她根本不爱他。

「那不叫爱。」

当我和月涵姐一起在公园里,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听她说起过去这段往事的时候,我忍不住愤慨地喊了出来。我从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自信十足的女人竟然有这样一段悲惨的过去。

虽然那次周华健演唱会上和月涵姐见了一面后,我们就没再见面了。直到一年后,她偶然到我打工的计算机店里买计算机,我们才再度碰面。我给了她一个员工价,她执意要请我吃饭,吃完以后,我们交换了电话。后来,她的系统出了一点问题,我很快帮她解决。几次之后,我们的交情也慢慢深厚。

我比她小九岁,在月涵姐眼里,我只是个小孩子。可是,我却被她深深地吸引。当她和我在一起时,她会不自觉地像个单纯可爱的女孩,构筑出一片美好的风景。而我,则像一个走失在森林里的猎人,因为太贪恋路边的风景,而忘记该怎么走回原地。

她却丝毫没有体会到我对她的情感,她把我的好当成弟弟对姐姐的关心。虽然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是我也很害怕,如果有一天我说出我的感情,她会不会落荒而逃,从此不见我。尤其是在她向我诉说她以前曾经失败的爱情之后。

月涵姐看着我剧烈的反应,平静地笑了。她轻轻捞起飘在额头的几缕头发,轻轻点了点头。

「没错,爱是不应该用心爱的人牺牲幸福来换取,那样自私的并不是爱。只是,当时我不懂……」

 

当她拒绝了凯同的要求之后,他渐渐离她而去。每天,他回来的更晚,甚至接连一个礼拜,她都看不到凯同的身影。有几次他喝醉酒回来,就红着眼睛对着她大声地吼:

「你一定不爱我。不然,你为什么不肯为我们将来的幸福做这点小牺牲!你走,我不要看到你。你是个自私的女人。」

她直直地坐着,眼泪像她无助的心,跌跌撞撞在眼眶打转,她想吞回肚子,但最后还是流了下来。她捂着脸,心底深埋的那个秘密终于冲破一直禁锢的围墙。她的嘴唇哆嗦,声音支离破碎。

「凯同,我……我不自私!在你家我已经受了很多的苦,为了你,我付出很大的牺牲……」

她的话深深刺伤了他,这个女人怎么能说出如此绝情的话。想当初,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漂流,是他给了她爱。他带她回家,让她感受到家的温暖。从小一个人将他抚养长大的父亲对她更是疼爱有加,几乎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次她能出国,更是父亲的赞助。就凭她在饭店当服务生那点微薄的薪水,怎么可能站在这里,说这些刻薄的话。

「你为我牺牲?好,你说吧,让我也知道,我到底欠了你什么!」

她欲言又止。她知道,那个秘密的破坏力有多大。但是,他却像张牙舞爪的狮子,不许她逃开。

「说不出,是因为你心虚。月涵,不是我欠你,是你欠我,欠我们家。」

她被他冷漠的眼神砍得遍体鳞伤,她疯狂地摇着头,激动地大喊:

「不,我不欠你们。」

「是吗?」他冷冷一笑。

他那声嗤笑像一把刀,剜开了她的伤口。她颤抖地看着他,拼出全身的力气,努力地、艰难地从口中挤出几个字。

「你不在的时候,你爸强暴了我。」

 

「会不会觉得很意外?」

和月涵姐的淡然比起来,我的表情则显得有些夸张。故事的转弯太猛,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他有什么反应?」

「他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换成别人也不会相信,那个看起来慈祥无比,而且还是大学教授的男人,竟然会在一个下雨的夜里,用安眠药迷昏了儿子的女朋友,并占有了她。但是,即使不愿意相信,这依旧是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虽然我也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醒来就结束了。」

「对不起,月涵姐,我不该问这些事情。」我为自己因为好奇而挑起的这个话题感到抱歉。

「别在意,现在已经没什么了。」月涵姐淡淡一笑,「当时我的心很痛,以为自己活不下去了。但是后来我才明白,一切都会过去。当它要过去的时候,就放手让它走吧,勉强挽留的结果,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就像当初,为了不失去凯同,为了我们已经谈了五年的爱情,我愿意再为他牺牲一次,并且希望我的牺牲会带来美好的明天……」

 

——To be continue...

 

图◎Hi-FiCAMP -《トルケスタニカ》单曲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