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念情书◎優しい時間

时间不是提醒我们失去,而是提醒我们获得。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文字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媒体如需采用或邀稿,请留言或联系本人。谢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

网易考拉推荐

四十不惑(最终话 不惑)  

2008-01-27 14:24:52|  分类: 私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不惑(最终话 不惑) - kivo - 念情书◎優しい時間 

 

不惑

   
  那片荒草地,已被夷为平地,盖上高楼,无迹可寻。
  含站在大楼前,看着两个小女孩亲昵地拉着走跑过面前。她们是如此可爱,小指勾在一起向前奔跑,如同盟誓。
  一个小女孩绊到地上的石头,摔了一跤。小女孩忍不住哭泣。另一个小女孩蹲下身,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乖,不哭喔。”
  含笑了。她看见安正站在不远的地方。
  安显得很憔悴,原本圆润的脸像被人削了一圈。她的头发留长了,风一起,人也像要飘起来。
  “含,谢谢你来。”
  含淡淡地笑着。鱼尾纹将微笑折成纸飞机,飞到安的眼里。
  “含。你把头发剪短了。”
  “嗯。”
  “含,我很想你。”
  听到安说这一句,含走到安的面前,伸出手揉安的头发。
  安紧抿着唇,压抑着笑与哭。
  “傻瓜。”
  含咬住唇,压抑着笑与哭。
  
  安的老家也好久没人住了。
  自从父母死后,含的屋子也被卖掉了。站在安家的庭院里,含看着曾是自家的庭院。新主人在院子里种了美丽的玫瑰,那是含唯一不喜欢的花。可是,又能如何?这就是无法自控的人生。
  安站在含的旁边,不胜唏嘘。
  “四十年了。我们都老了。”
  “安,你不老,我才老了。你看我的头发,都白了。”
  安突然伸手,揉了揉含的头发,一如含对安所做的。
  像被打开了闸门,含的表情突然凝结。然后,哇的一声,含毫无预兆地哭了起来。
  用力地哭着,仿佛一口气吐出了积压多年的闷气。
  
  和含并肩躺在床上,一种熟悉的温暖让安颤抖的心平息。
  “含,刚才在院子里,你为什么要哭?”
  “我也不知道。或许,那是我一直渴望的。”
  “我不懂。”
  “其实我没有你看到的那么坚强。安。”
  含侧过身,伸出手搂住安。安的身体比以前瘦了很多,抱在怀里仿佛一枝枯梅。
  “这十年里,我一个人到处走。我去了很多地方,住了很多的旅店。有的舒适,有的简陋。唯一相同的,就是每天晚上,我一个人睡。有一年冬天,我到了一座深山里的一家小旅馆。旅馆房间没有冷气,被子很单薄,风会从窗子缝隙倒灌进来。我已经忘了我为什么要在那种天气去那里,我唯一清晰记得的是那晚好冷,冷得我一夜没睡。躺在床上,我一边发抖,一边明白了一个道理:我原来一直害怕孤独。”
  发现含的身体在细微地抖动,安抱起含。在安的怀里,含像个孩子般笑了。
  “安,很温暖喔。”
  “含,我真个是粗心的笨蛋。不过,你也是个笨蛋。为什么你要装得那么坚强。”
  “因为我是胆小鬼啊。我甚至害怕说出自己的脆弱,所以每次到了不能忍受的时候,我就逃走。”
  “我还以为,每次你离开我,是因为你在生我的气。”
  “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安,你知道吗,我是多么害怕失去你这个唯一的朋友。小时候,没人肯和我玩,他们都说我脾气不好,很讨人厌。可是,只有你不躲开我。”
  “是啊,我脸皮厚,死皮赖脸地缠着你。你没办法甩掉我。”
  “我很开心你缠着我。我真的很开心。安,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躺在草丛里。那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俩。每次到那里,安,我就明白就算整个世界的人全消失了,你也不会离开我一样。”
  “小时候你就想那么多啊。”
  “嗯,想太多,才发现自己所不能掌握的事情太多太多。这么多年来,我不断地走,不断地看,不断用不熟悉的生活刺激自己,用陌生的人们提醒自己,人是多么渺小和无力。可是每隔一段时间,我却又想起你。安,你说你一直缠着我,可是在心里,我却一直缠着你。因为我知道,你托付给我何其沉重的情感。”
  “含,你把我想的太好了。我对你只有自私。我明知道你爱生,也知道生爱的是你,可是,我却利用你对我的好,让生留在我身边。我还要你和生……”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其实,我也骗了你。那一次,生推开了我。我也很开心生推开了我。我跟生都知道,你在我们的心中有多重的分量。”
  年岁已让安可以沉稳地接受任何的曲折。当年的事,对于现在的安而言,都不重要了。她,含,生,四十年的光华岁月里,谁爱谁,谁辜负了谁,也变得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体味到苍茫人世中人情的恒远与深厚。
  人与人之间的惺惺相惜,暖暖互重。
  足以将荒唐一笔勾销。
  这就够了。
  含将头靠在安的胸口,蜷缩的身体如置身子宫。
  “安,谢谢你。谢谢你给我如此安稳的信仰。”
  安感觉到伏在自己胸前含的呼吸。她们都不再年少,但是此刻,她们又是如此青春。
  安将手捧住含背上的肩胛骨,仿佛捧着天使的羽翼。
  “含,谢谢你在这四十年里陪着我。过了四十年,我才明白一个道理,我们总是忽略重要的东西。不过现在,我很开心。谢谢你让我在死之前明白,你们对我如此重要,而我对自己也是如此重要。”
  含一动不动。话里突然传达的讯息让她如遭雷击。虽然她很想问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者生了什么病,但是,她却没开口,只是保持着那个姿势。
  两人就这样互相抱着,如”咔哒”一声扣上的保险箱。
  合二为一。
  “含,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终于明白了……”
  睡去之前,含隐约地听到安这么笑着对她说。
  
  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