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念情书◎優しい時間

时间不是提醒我们失去,而是提醒我们获得。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文字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媒体如需采用或邀稿,请留言或联系本人。谢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

网易考拉推荐

四十不惑(Charter 3 秋分)  

2008-01-27 14:02:56|  分类: 私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不惑(Charter 3 秋分) - kivo - 念情书◎優しい時間

 

 

秋分

 
  安一直记得十年前含说的那句话。如果不能见面,是还不到时候。
  所以,尽管和生结婚时,她很想让含做她的伴娘,陪她一起走向铺满繁花的幸福之路,最后,她还是没有去找含。
  也不知道含在哪里。
  十年了,含没有给她写一封信,也没有打过一次电话。
  但是安却觉得,含就在她的心口,暖暖地散发着温润她一生的光与亮。就算她和含一辈子都不见面,安也坚信她和含之间,永远没有空隙。
  那一天,她在街上看到背着相机,风尘仆仆地坐在路边一家拉面店里簌簌吸着拉面的含,她微笑地走过去,坐在含的对面。
  “老板,来一碗拉面。”

 

  安用捧着含的长发,细致地用吹风机吹着。几丝头发溜下安的指缝,痒痒的,一如童年那片永远不缺乏活力的荒草地。
  和含一样。身体里像有用不完的能量,汩汩而出,川流不息。
  安用小心地替含护理头发。分叉的发尾,安用剪刀耐心地修理。
  含反倒像坐不住的猴子,扭动身体。
  “家庭主妇和没人要的老女人,果然不一样。”
  安笑着将脸贴到含的脸颊边,镜子里出现了两张女人的脸。一张红润,一张瘦削。不过,却何其相似。
  如从骨里生出的花般,以血养着,何其相像。
  “等下我还要帮你去角质,做面膜,你最好有心理准备。”
  “早知道这样,刚才就算打死我也要装作不认识你。”
  “你不会的。”
  同声而笑。
  “含,只要我能做的,我一定要帮你做。你给了我最好的幸福,我也想把所有最好的都给你。”
  安说这话的时候,水气将镜子模糊成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

 

  三个人又在一起了。
  为了迎接含,他们去了日本料理店。食物清爽细致,一如他们之间的情感。
  含拿着小巧的酒杯,一口接一口饮干杯中的清酒。安就在一旁,仿佛推销酒水的业务人员,满脸含笑替含斟酒。
  “还是在蒙古喝的比较痛快。碧绿的草,四下蹦跳出火星的篝火,像要压下来的星空,带着臊味的酒,还有,不常洗澡的体味。”
  又说。”我见过一个最美的杯子,陶土做的,却在上面用粗略的手笔画了一朵雪莲。陶土的黄,奶酒的黄,夕阳的黄,篝火的黄,合在一起像灵魂皈依处的玄宗密境。”
  生一直认真地听含说。安发现,生近来苍白的脸上涌出许久没见的灵动,仿佛被注水的蚁穴,起初是微微地钻出一些,随后倾巢而出。
  “有没有写下来?”生问。
  “别取笑我了,我一个小记者哪敢在你大作家面前班门弄斧。”
  含拿起酒杯,伸长手臂跨过桌子,对着生的酒杯一碰。
  有人的心,一振。

 

  能和含并肩而卧,安仿佛回到童年。只不过,现在的她们不是躺在草丛,而是躺在平时安与生睡的床上。
  而生,被赶去一边的小客房睡了。抱着枕头走出卧室前,含突然从包里摸出什么,对着生的脑袋一丢。
  命中目标。
  那是一本封面已经破烂的本子,落下时摊开的内页,可以看见密密麻麻用铅笔写着字。
  “你借我老婆,我借你看,我们谁也不欠谁。”
  含说完,又学日本女人在床上跪好,对着生一鞠躬。
  “请多指教。”
  “白痴。”安笑着将含一推,两个人笑倒在床上。
  生拾起本子,靠在胸前,一如既往地微笑。
  “晚安。”

 

  “含,你睡了吗?”
  见没有回答,安翻身,用手肘撑起身体,拿过含的头发,去拂含的眼。
  含的双手突然钻进安的头发里,安笑着大叫。
  又像小女孩时常玩的游戏,互相挠痒痒,直到笑得喘不过气。
  “今晚生大概被我们吵得没办法睡了吧。”含笑着说。
  “才不管他。”安侧着身,两两相对。
   “真好。”含说。”安,看你这么幸福,真好。”
  又说。”要是再有个孩子,你们一家简直可以拿去IKEA当样板家庭了……”
  安突然用力地抱着含。促不及防,含几乎无法呼吸。
  温热的液体流入含的脖子。
  “不可能了。”
  液体继续往里流。到了背脊竟成一片冰凉。
  “我生不出孩子。”
  安放开之后,含看到安竟然在微笑。
  “我们瞒过了生,瞒过了别人,我们却瞒不过老天。含,那年你陪我去打掉的那个孩子……”
  眼泪把声音的路阻断了。
  当年被强迫塞进肚子里的生命,待到发现时已打乱了安的人生。她用了很多偏方,几乎让自己丧命。最后还是含拖着安去了医院。
  没想到,伤痛竟是如此绝情,纠缠十年,仍不放弃。
  “不是你的错。”含听到自己声音里的愤怒。
  但是,必,须,压,抑。生就在隔壁。
  “是那些禽兽……安,不是你的错。”
  最后的话,沾满了眼泪。
  “可是,孩子永远也不会来了。”
  含看到,安还是微笑着。在一片泪光中,那抹微笑如盛放在池塘的睡莲。
  无力抵挡摧残。只好慢慢残败。

 

  “含,你是个天才。昨夜我读你的文字,读到泪流满面。”
  早晨起床时,生的兴奋与安和含的疲倦形成正反对比。
  “聊很晚?”生揉着安的眼袋。”让含住下,慢慢聊啊。”
  又转过头看向含。”一直住没关系的。”怕她不信,又加了一句。”真的没关系。”
  含点了点头。桌下,她的手捏了捏安的手。
  安甜蜜一笑。仿佛昨夜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梦醒了无痕。
  “含,我们去逛街。像别的女人一样,败家去。”
  “老婆,记得给我留口饭钱。”
  “才不管你。”
  撒娇一笑,安将头靠在含的肩上,而不是生的。
  生也不介意,像在学校里的那时一样,温柔地包容着她们。
  “含,你的字可以让我再看几天吗?”
  含如茉莉花般,淡雅地点了点头。生看着眼前的两朵花,也笑成一朵花。

 

  含看着眼前装了冰水的玻璃杯。微微渗着汗,杯子也很焦躁。
  安的视线,透过明亮的落地玻璃,看向对街的幼儿园。此时正是放学时间,家长都在外面等着。有的如大鸟张着羽翼,等候孩子扑进去;有的如骆驼,让孩子骑在肩上;有的如猴子,与孩子一起做着鬼脸。
  含握住杯子,手心一阵冰凉。安转过头,看着含一笑。
  “怎么样?”
  含低垂着头,她并没有看着安,这却让安更有信心,含一定会帮她。
  “含,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含猛地抬头,打断安的话。
  “安,我要走了。”
  安看着含,她默默地咬起唇。
  “安,我真的要走。”
  “嗯。”
  安竟然没有留她。含直视着安的眼睛,那里,一片空阔,万里无云。
  没有施力点,永远无法给予对方攻击。无招永远胜有招。
  含开始退缩。她很害怕安现在那种什么都没有的表情,让她的心好像正在被拧干的床单,每转一圈,心就痛一下。
  痛到眼泪也控制不住,掉下来。落在杯子里,如手指敲在琴键上,铿然有声。
安握住含的手,含从她的手里第一次感觉到,安竟可以这样坚决。
  因为她很爱生,所以才能这样——
  勇敢。
  勇敢到,她竟要求含,帮她生个孩子。
  和生。
  “含,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我和生一定要有个孩子,我希望是你的。”
  卑微的笑如一个乞丐。
  “含,只有你能帮我。”

 

  “安呢?”
  生看着坐在餐桌边喝着水的含。含穿了一件大大的白色棉T恤,看起来像是男人的尺码。T恤洗得很白,衬着她苍白的脸,更显出她的单薄。
  “公司里突然有事,她出差了。”
  “怎么都没和我说起过?”
  “她让我告诉你。”
  含说完,低下头,仿佛眼前的杯子是一个无底洞。安的脸出现在水中,杯子一动,安的笑开始摇摆。
  “含——”
  她被他的唤一惊。突然间,她发现,生喊她的名字是那么亲密,也那么自然。
  “我们是一体的。”安这么说。”生一定会接受你。”
  含听到安说这句话时,既快乐,又屈辱。可是,现在她才发现,安没有说错。生坐在她身边,自然,没有芥蒂,仿佛她如安一样,也是他的妻。
  “含,我真不知道,能写出那样文字的你,到底有一颗怎样的心……”
  她突然转过头,吻了他。
  断了他的话。
  也断了后路。
  她只有硬着头皮上。不管前面是怎样的荆棘。
  隐约中,含意识到,他的舌不知何时苏醒。曲折而迂回地,他的热情开始高涨……

 

  “安,Bye。”
  “含,对不起。我没想到生他……”
  含轻轻摇了摇头。她想洒脱一点,想给愧疚的安一些安慰——尽管她才是现在最需要被安慰的人——但是,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每个动作,都拖泥带水。
  她已经没力气了。
  含很想告诉安,但是,现在连说出那句话的力气也没有。她是一个空壳,那里什么都没有,连恨,似乎也没有。
  很奇怪的感觉。她到底成了怎样的一个人。
  而现在的离开,又是为了什么?
  OZ国历险记里的铁皮人,一心想找一颗心。现在离开此地的她,又是为了去寻找什么?
  远方传来汽笛声。含伸出手在安满是泪的脸上一抹,粗暴如用麻布抹着桌子,抹去悲伤的手势极其干脆。
  安用力地抱着含。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现在唯一能说的话,只有这三个字。
  含拍拍安的背,然后,放开,转身,大步离去。
  手在空中潇洒一挥。
  此去一别,不知何时再见。
  一程船,结束了眼前的荒唐。

  看着船消失在苍茫中,安才吸了吸红红的鼻子,转身。
  她定住。
  生站在一根柱子后面,显然是不想被人发现。他的脸上没有了之前的温柔平和,有的,只是疲累。
  他的眼睛,远远地看着含离去的方向。如被石化。
  手里,握着一本书。
  作者是他。里面,却是含写的东西。
  他没有办法。写不出东西的畅销作家,无路可走。
  他知道含不会生气,他也知道,含发现以后会做的事,就是离开。他真的很了解含。
  因为了解,他才能这样大胆、肆意地践踏她。
  如走过一条满是落花的小径。无法不走,只能心怀愧疚地践踏。
  当安走到他面前时,生才猛然惊觉。
  安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声音也是。
  “我们回家吧。”

 

  图片◎《六尺风云》片头。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