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念情书◎優しい時間

时间不是提醒我们失去,而是提醒我们获得。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文字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媒体如需采用或邀稿,请留言或联系本人。谢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

网易考拉推荐

四十不惑(Charter 2 夏至)  

2008-01-26 21:44:23|  分类: 私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不惑(Charter 2 夏至) - kivo - 念情书◎優しい時間 

夏至

 

  再见到含,已是十年之后的事了。
  没想到和含竟然在同一所大学里再度相见了。只不过,是在她进大学之后将近一年。
  那天很热。听着梧桐树上的蝉竭力的嘶喊声,安觉得那些蝉像拿着刀划破了一块绚烂的锦帛。
  青春就这样无动于衷地流失,有些悲哀,却又只能看着它走。
  尽管后来遇到很多人,也离开了单纯的小镇,安却一直无法忘记含。她永远记得,在那片狂妄的荒草丛中,含流着眼泪微笑的画面。
  含说舍不得离开她,但是最后还是走了。
  时间无动于衷地流失。
  安就是这样,时常不经意地想起含,想她在另一片天空下,会不会像自己一般,偶然抬起头,想起自己。
  或者,当她叹气时,含会不会在空气里嗅见想念的味道?
  有人一拍她的肩膀。
  回头的同时,像早已知道是谁,安脱口而出。
  “含。”
  果真是她。只不过短发变成及肩长发,虽然还是很瘦,却有一种独立人世的清爽。
  安看到含的两颗门牙间,依旧有一条熟悉的缝。以前含曾经很讨厌这条缝,因此时常闭着唇。但是,当安要含给她看时,含却总是不会拒绝。
  看到熟悉的缝,安一下抱住含。
  含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但是,抱着安的手臂却很有力。
  “安。”含搂着安的肩膀,像哥们一样站在透过梧桐树筛下的光点里。”他是生。”
  安这才发现,含的身旁还站着一个男生。不高,也像含一样清瘦,但是,却散发出让人安稳的气息。
  生对着安微微一笑,安发现,生竟然也像含一样,两颗门牙中间有一条缝。

 

  “校园这么小,为什么我们这么久了才遇见?”
  “因为还不到时候。”含对着安微笑地说。
  吃进一口冰,浑身清凉。安觉得很开心。意外地重逢,远比预约见面要快乐。人生就是这样才值得期待接下去的每一天。
  那个闷热的下午,安、含和生三个人坐在那间小小的冰店,吃着廉价的冰沙。  含执意要请客,她说,她刚拿到稿费。
  又拍了一下满脸崇拜的安脑门。”真正的文学大师,向来都不学中文的。只有像我们这种没才华的,才会去念中文系。”说着瞄了坐在对面的生一眼,然后爽朗地大笑起来。
  安发现,生的脸竟然红了。尽管店里有空调,但是生的鼻头竟然沁出了汗。
  不经意又看到,他放在桌下的手竟然促狭地在腿上不知写什么。
  安忍不住将头靠在坐在旁边的含肩上,和含一起放声大笑。

 

  含与生总是结伴来找她,三人时常一起出去玩。
  三个人是一个奇怪的组合。尤其是像骑单车之类的双人活动,总有一个人要多出来。不过,多出来的那个人,不会是安和含,而是生。但是,生却似乎从未介意过这件事,他总是跟在安和含的后面。
  含很喜欢骑单车。安坐在后座,搂着含的腰,两人一边说着悄悄话,一边不时回头看落在后面的生。
  “中文系的男生,很没用喔。”
  含一手握着车把,一手圈在嘴边,冲着生大喊。车子冲过下坡,含却丝毫不介意,反倒安尖叫着,死命抱着含不放。
  笑却从没离开过安的脸。
  生也在笑。依旧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他仿佛生来就没有脾气,面对一切加诸于身上的风或阳,他就像一棵树。
  和含一样。
  只不过,含是松树,傲然独立,靠太近却会被刺。而生,却是一株杨柳,飘摇的枝条,永远像手臂,环住无限可能。
  安有时不经意地转过头,永远可以接到生微笑的眼睛。

 

  “生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不是。”含回答得很干脆。”不过我知道,他喜欢我。”
  “哦——”这一声拖的很长。不知道为什么,安的心突然有一点怪怪的感觉。
  “我还知道,你喜欢他。”含突然冒出这一句。
  面红耳赤。安像Broca氏区运动中枢受损般,结结巴巴,无法言语。
  看着安这副模样,含笑了起来。然后她伸手,像小时候那样揉着安的头发。
  尽管发型刚做好,但是,安却没有动,像温驯的小狗,任由含又抓又揉。
  “含,我不会喜欢你喜欢的人的。”安轻轻地说。
  “傻瓜,我也不会喜欢你喜欢的人的。”
  一瞬间,安突然很想哭。但这时,含却好奇地凑过来。
  “你到底喜欢生哪里啊?”

 

  “含,你记得七夕那晚吗?我们不是约好在操场见面。你临时有事,没来。我跟生坐在篮球架边的石椅上,一起吃西瓜。
  ‘含最喜欢吃西瓜了。’生捧着翠绿的西瓜,笑吟吟地说,仿佛你就在那里。
  他将西瓜放在石椅上,用手刀对准西瓜一劈。
  嘎啦。西瓜裂开的声音,很好听。月光下,红色的瓜瓤鲜艳可爱。
  ‘含说,这是我最有男子气概的时候。’生说这话的时候,真的很得意。
  生拿出三个勺子,用纸巾仔细地擦干净,然后递了一个给我。
  我们就在月光下一起吃西瓜。
  天上,牛郎和织女在说悄悄话。
  地上,我和生吃着甘甜的西瓜。
  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那是一个很美妙的时刻。我侧过头看生,发现月光下他的线条是那么顺滑,如同探入心里的瓜瓤,值得百般回味。
  他拿纸巾,替我擦去嘴角的汁。
  ‘难怪含说你像个小孩子。’
  带着宠爱的语气,又像情人间的甜言蜜语。
  可是,就是那种简单的,如水般纯净的感觉,让我觉得,如果以后的人生能一直这样下去,那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啊。”

 

  “所以,安,为了这样美好的幸福,你要和生在一起。”含坐在安的床上,一字一句地对安说。
  字字坚决,如尖锥砸入木中,义无返顾。
  “可是……你不是也喜欢生?”
  “我不喜欢他。绝对不喜欢他。”含的口气淡定却从容。”我约了他在市中心广场见面,你去。”
  “可是……”
  “你去。”
  “嗯。”

 

  安走了以后,含躺在安的床上。安的床上有一股清香,绵绵缕缕,从皮肤直渗进去,整个人好像也立刻就香了起来。
  枕头是可爱的维尼熊,床单是梦幻的粉红,与自己床上的一席素白截然不同。幸福或许就该属于安这样的女孩。
  能看着她走向幸福,含一想到就会微笑。
  她闭上眼睛。在安的床上,她想做一个美梦。梦到什么,她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过,她知道,那总归是一个美梦。
  朦胧间,她听见电话烦躁地尖叫着。

 

  踩在石头上,含险些滑倒。好不容易站稳身体,她发现脚踝传来刺痛。
  但是,还有另一个地方更痛。
  左胸口。
  像有人无情地痛击,咚、咚、咚……
  痛得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安缩在角落里,蜷曲如虾米。昏暗的工地,只能看到安的一个剪影。
  安微弱的啜泣声像冰山上消融的第一缕泉水,弯曲而下,最后,将整座山的雪全部融化,瞬间崩毁成汹涌无情的绝灭。
  含走到安的身边,静静地抱起安抖动的身躯。
  衣服破了,被尘土弄脏的肌肤上犹有暴力的血痕残留。
  含想替安拉上耷拉在肩的衣服,安却躲开。
  “我很脏。”安用被撕裂的声音呻吟出一句。
  如被犁过的血痕尽情鞭打含的眼,泪水忍不住滚落。含抱住安。用力地。
  “安,不怕。”
  “含,我……”
  “没有……安,别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安,别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说,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分手的那天,很热。
  挤在告别的月台上,随处可以闻见飘在空中的离别味道。生拿着含的行李,站在一旁,安则哭得像个泪人,抱着含不肯放。
  “乖啦。”
  含揉着安的头发,越揉,安的眼泪越多。
  “生,你可要好好对安。如果我知道你对她不好,我会杀过来踹死你。”
  含转过头,伸出手指擦掉安的眼泪,然后放进唇里一吮。
  “很咸。你偷放了盐吗。”
  安想哭,却破涕为笑。
  然后,含用力地抱住安。
  生只看见她们分别前最后的一抱。
  生没听见含对安说的话。
  “安,别的都不要记住了。只要记得,幸福就好。”
  “不,别的都可以不记住,含,我一定,一定记得你。”

 

  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