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念情书◎優しい時間

时间不是提醒我们失去,而是提醒我们获得。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文字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媒体如需采用或邀稿,请留言或联系本人。谢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

网易考拉推荐

四十不惑(Charter 1 春分)  

2008-01-25 22:02:37|  分类: 私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故事开始之前

 

其实本来不太想把故事贴在这边,毕竟新闻台已经贴过了。

但是这个故事,却一直在我心里,似乎在呼喊。

这个故事里的人,都是我所钟爱的,每个人都自私,却也都很可爱。

我爱他们,所以,我让他们在这里出现。

 

下面,是一个横跨四十年的故事。

 

四十不惑

 

四十不惑(Charter 1 春分) - kivo - 念情书◎優しい時間

 

春分

 

很多年后,安还是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她从含的臂弯中醒来,触目所及的天空何其温柔。

细雨连绵地落在脸上。安看到含闭着眼睛,骄傲的唇依旧坚毅地闭着。

一如既往。

就算此刻天破出一个大洞,砸下亿万颗燃烧的巨石,含也不会张开它们发出尖叫。

含是她心中的女神,安稳如山。只要有含在,安就不会怕。

 

第一次的逃课,安就这样跟着含来过这片荒草纠结的郊外。以前大人警告过她,那里隐匿着杀人的凶徒。荒草发狂地长,长成一片未知。大人的警告,就在那份未知里吸取了养料,成为孩子的梦魇的根据地。

“你怕吗?”

安笑着摇头。从含的眼里看出去,安是童话里的公主,永远恬静、美好。

含感觉到安放在她手里的手轻轻曲了曲。安柔软而细致的手握住了含的手。

“你最近又爬了很多树喔。”安咯咯地笑。”手快跟树干一样粗糙了。”

“做一棵树也不错啊。”含用力地握住安的手。

及肩的草如鞭子,在大风中不断地打着她们的脸、裸露的手臂,有些还钻进安的裙子里。看着安顾此失彼的样子,含很少笑的脸上竟然升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为她那张瘦削、看起来有些缺乏营养的脸添了些许生动。

“不许笑。”安将身体朝含一压,两个人倒在草上。这是平常所无法看见的安。平常的她,是老师的好学生,父母的好孩子,有礼貌,守规矩。

可是,和含在一起,安就会发现,自己像穿上一件变形衣,变幻成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怪兽。

 

含是安的邻居。一年前,含跟着父母来到这个小镇,他们的家就在安家的隔壁。安记得那一天她准备去上学,在家门口第一次遇见含。含穿著男生一样的白衬衫,黑裤子,脚上是一双球鞋,短短的头发,像刀削一般的脸。很少看到有十三岁的女生会是这样一副模样。

“安,和含做朋友好不好?”

含的妈妈带着含去安家拜访,并送了一个礼物给安时,这么对安说。不料含却劈手夺过妈妈手里的礼物。

“这是你答应生日送给我的。凭什么先送给她。”

大人一脸尴尬。安看着含微微噘起的唇,笑了。”阿姨,谢谢你,我不要礼物。”

后来含的妈妈又送来一份礼物,是个芭比娃娃。安的妈妈照例推辞一番,最后收下。不过,安的妈妈却对含有了不好的印象。

“那小孩倔得很。将来一定要吃苦。”

可是,安却很喜欢含的倔强。每次看到含对不喜欢的东西直接拒绝,不听老师的安排独来独往,想想自己明明不喜欢却要按照老师和家长的意思去参加一连串的辅导班,她就觉得,其实倔强也会带来幸福的。

遇见了含,安心里那个并不乖的小孩,突然不寂寞了。

 

渐渐地,安成了含的跟屁虫。

一开始含只是冷冷地给她几个白眼。

后来,有话了。

“不要跟着我。”

“再跟着我,我打你。”

“你别以为我不敢。”

当第一拳打在安的身上时,安觉得很痛。但是,她心里却一直在说,想要跟含在一起,就要像含一样坚强。

看到安咬着牙忍着,含的眼里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惊讶,但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推向安的重重力道。

安踉跄摔在地上,手在砂石上磨过,血肉模糊。

含看也没看她,转身跑了。

那天回家,安告诉妈妈,她摔了一跤。

洗澡的时候,水不小心流进包扎好的伤口,如针般刺痛。胸口,则是一块瘀青。

第二天,安出门,发现含靠在转角的墙壁上,脚尖在地上画出一个个的圆圈。

看到安出来,含仰起头,像对着空气说话般,淡淡地说了一句。

“走吧。”

 

含对安说,如果那天安回家告状,她们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

安咯咯地笑。含伸手揉着安的头发。

“又傻笑。”

但随之,她也咯咯地笑。这下换安揉她的头发。

只不过,含的头发很短,条条直立,宛如折不断的人生。

就算是父母突然遭遇车祸去世,她也依旧保持着那副表情。

安侧着头,看着含的侧脸。闭着眼的眼洼处,似乎有吸附雨水的神奇功效,凝聚了一滩水。

安伸出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那洼水。手指瞬间晕染了悲伤,并让含的睫毛震荡了一下。

“我不难过。”含说。

安伸出手,抱住含。她什么话也不说,这一刻,似乎只有拥抱是最贴切的安慰。

“我要走了,安。”

“去哪里?”

“跟外婆回乡下。”

“不走不行吗?”

“嗯。”

“我不想你走。”

“嗯。”

“以后我们还能见面吗?”

没有回答。含沉默。安看到蓄在含眼洼的那滩水在抖动。

连自己都不晓得的未来,要怎么给?

世界末日来了吧。

安泪流满面。

草在春雨笼罩下疯长。似乎可以听见筋骨拉拔的声音,一扯一痛。

“我不难过。”含轻轻地说。”只是,安,我舍不得离开你。”

 

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